詹姆士•漢森
James E. Hansen

人類活動導致了氣候變遷,氣候變遷的議題,是吾人在追求永續發展中所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而要改善或減緩此問題之影響,必須植根於嚴謹的科學硏究。吾人希望相關的科學硏究成果,能清楚的說明氣候變遷如何影響了我們對永續發展目標的追求,包括了對現今及未來地球環境系統之狀態,應有科學性的評估,同時希望科學成果,可提供做為政府在環境及發展政策形成及制定過程中的重要參考依據。我們可能可以說有永續的地球環境,其先決條件,是要有一個平和的地球氣候系統。

 

2018年唐獎永續發展獎得獎人是詹姆士•漢森博士及維拉布哈德蘭•拉馬納森教授,唐獎肯定這二位學者在氣候變遷及其對地球環境永續性衝擊議題上,開創性的傑出硏究。他們的研究成果所引導出的科學論述,為之後國際間相關氣候協定及2030永續發展議程之提出,奠定了重要的基礎。

 

漢森博士是一位先驅者,對增進吾人在氣候變遷議題上的科學了解、向社會各界說明氣候變遷可能造成的威脅、並極力呼籲政府採取有意義的行動等方面,都是一馬當先。他曾在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服務46年,其中有32年擔任總署轄下哥達太空硏究所(GISS) 的所長,他是國際知名的全球暖化硏究專家。

 

漢森博士在永續性的幾個領域都是開創者,在科學領域方面,1970年代時,他參與建立了美國最早的兩個全球三維氣候模式中的GISS模式,也是首先探討分析水汽、雲量及地表反射度回饋等的交互作用改變時,對全球溫度會造成何種影響,並做了定量的解釋。他也是第一位整理出全球溫度的分佈,同時也是第一位分析出全球溫度變化超出了自然變化範圍,而提出有全球暖化趨勢的科學家。他在1980年代就提出了全球暖化可能會造成更強烈的風暴及極端天氣的推論及警告,過去十多年,我們見証了這些警告都成了事實。漢森博士在瞭解影響氣候系統的作用力及氣候模式的不確定性上,也做出了相當重要的貢獻。同時他也指出溫室效應氣體對氣候系統的影響,不僅是在現有的排放量,其累積的排放量,更是有深遠影響。

 

漢森博士具有超凡的勇氣和信念。在1988年,當時他擔任NASA哥達太空研究所所長,在有電視轉播的美國國會公開聽證會上宣告「全球暖化已經發生了」,因為觀測的溫度上升幅度,已經超出了溫度自然變化的範圍。漢森博士在美國國會的証詞,成為讓世人更加瞭解全球氣候變遷議題的一個重要轉捩點。

 

漢森博士和其同仁在2008年的硏究指出350 ppm的二氧化碳濃度,是平和及穩定氣候系統所能容許的上限,而在1980年代末期,全球二氧化碳的濃度就已達到此數值(2018年是410 ppm)。2016年12月巴黎召開第21次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締約國會議,做出了國際間應限制全球増溫不超過攝氏2度為原則,且儘可能以攝氏1.5度為限的結論。漢森博士認為國際間應該先限制全球二氧化碳濃度不超過450 ppm,之後再努力將其濃度減低到350 ppm,但他也坦率的指出,要達到他提出的目標,國際間必須有不再開採蘊藏的化石燃料的政策,同時搭配經濟上的誘因,來加強技術發展,將全球由化石燃料主導的能源經濟型態,轉變到永續的清淨能源經濟型態方有可能。

 

美國前副總統高爾在時代雜誌上評價漢森博士在2009年所出版的「我子孫輩的風暴」一書中指出:當吾人日後在撰寫氣候危機的歷史時,漢森博士一定會被認為是最具影響力且始終如一的科學家,歷史會記載他持續努力呼籲政府採取明智的行動,來保護我們所居住的地球環境的身影。

 

漢森博士提出了氣候變遷的警訊,付出了許多心力,做出了傑出的科學成果,那些成果對世人了解全球暖化的威脅,有卓越的貢獻。同時他以淵博的學識及非凡的說服力,持續主張以有效的技術發展及政策,來減緩全球暖化所造成的衝擊。

 

總結來說,此二位得獎人的研究,不但具有科學的創見,同時對全球永續的議題,提供了極好的科學支撐。他們的科學研究,使我們能清楚地了解人類活動是如何的傷害地球環境,而這些科學基礎,是採取行動方案的先決條件。2018年唐奬基金會永續發展奬肯定漢森博士及拉馬納森教授的成就,也就是確認了他們在:嚴謹的科學探索、將科學成果以坦率的方式和政府及社會各界溝通、引導並促成多項有益於追求永續發展的政策及行動方案等面向所做出的傑出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