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波義信:台南是可談都市進化的好例子 (中央社)

2018.09.27
  • 以斯波義信為主角的唐獎大師論壇在成大綠色魔法學校登場
A- | A+
分享
文章出處

(中央社記者張榮祥台南27日電)台南是開台古都,多老街古廟,唐獎第三屆漢學獎得主斯波義信今天在成功大學綠色魔法學校表示,在中國史的研究中,都市化幾乎是一片空白,台南是可以談都市進化的好例子。

唐獎第三屆大師論壇25日登場,為期4天,以斯波義信為主角的論壇,今天在成大綠色魔法學校登場,主題是「台南府城廟宇的『境』與華人社會組織」;斯波義信先透過影片發表演講,再和中央研究院研究員陳國棟、成大文學院長陳玉女、成大歷史系退休教授鄭永常對談,且開放台下聽眾提問。

斯波義信指出,都市如同人體循環系統的結節,統合農村組織、及擴大社會經濟、人文活動的有機性,都市化研究必需實証性地統合地理學、人類學、民俗學、社會學和經濟學,但在中國史的研究中、都市化是一個近於空白的領域,研究也很落後。

他指出,中國都市原本多在交通不便的偏遠處起源,漢人移居台灣數百年,從移居到定居,之間歷史可一貫性地追溯都市的發展,這是台灣歷史研究上一個極為珍貴的範疇。

他說,中國本土的都市發達,中央多以「漢化」為目的,企圖在地方社會擴散中國式的行政和文化,在這種觀點下的「都市化」、只有對象徵行政的城門、城壁、政府辦公廳舍、街道、軍隊、孔子廟、學校等保存記錄,對都市人們的生活、職業、交易買賣和宗教的記述,絕對不足。

他表示,台灣的重要大小都市,不論在考古學、民俗誌或地方史,都有豊富的調查資料,遺跡保存也堪稱完整,台南是一個可以用來談論都市進化過程的好例子;這個都市在邊地開發期誕生,經過成長變化及漢化,之後更有大陸移民,直接傳承了數不完的信仰生活,是一個不可多得的都市。

斯波義信說,台南號稱台灣府城,建造城壁圍繞的時期,卻比諸羅縣(嘉義)、鳳山縣(高雄)來得晚,1721年經過朱一貴動亂,軍民要求築建城壁,才在1723年建造全長約8518公尺沒有濠溝的木柵城和7個堅固的城門。

斯波義信表示,台南城內面積有419公頃,對比當時3萬人口,似乎過於寬廣,主因是現在的鐵路車站和成功大學一帶,曾被用作軍隊兵舍,並提供附近往來牛車作為休息站。

台南城內及周邊,河川水位過低、不宜汲取飲用水,也不適合耕作水田,最多是種蔬菜或甘蔗,米都是從遠方運送進城的。東門外有來自東南方的穀物、竹材、筍和水果,城門外市場林立,城門內有沿著府城官廳前大街的攤販叫賣。南門周圍是青果市場、從北門進來的米在福隆宮門前的米市交易,西門外多是進出口商品,南邊的小西門外,據說是魚市場。

確定台南城東西南北城門的位置後,街道基幹線一目瞭然,從赤崁樓向東南方延伸的道路,和連結南北門縱軸相交接,形成十字形,循著這個十字形各有平行的街道鋪設,如同圍棋盤的路網,非常發達。

台南城西門附近,以關帝廟為中心的武廟六條街,集結了高級商店,販賣來自西門外批發商提供的高級品和奢貴商品;這六條街全部街民必須加入防火自治組織,現在可從碑牌的碑文看到紀錄。

以六條街為中心的赤崁樓附近街道,集結很多加工外國原料的商家和手藝品店;赤崁樓東側、沿著南北大街的五全境,有一家曾振明香燭店、在清朝末期時已有結合同行、組織商會的記錄。

赤崁樓西邊直到海岸一帶是藥鋪街和白米業,還有利用米糠或米粉加工的製果業,製造甜點;西門南邊是製糖場,六條街南邊有石材店、專門加工福建產的花崗岩,還有專賣燈籠、帆布、金銀細軟的店鋪;製鐵、針線、假花、靴履等各行業聚集一起、成為同行的街道,之間才有肉店、蔬菜店、魚市場、檳榔店、曬乾的魚貝類、鴨鵝、豬肉、竹、麵類、鮮魚店分散其中。

台南更有招集鄰居及附近同樣信仰的居民而結成的「境」,祈求「合境平安」,甚至有街道名稱起源於這樣的鄰近組織;台南的六興境、六合境、八協境、四安境、都是結合幾個寺廟附近的居民,推選特定大廟宇為「境主」,例如中和境就選北極殿為境主。

他說,「境」是都市各區塊或角頭擁有專屬的祭祀團體組織,以下更有以街路為單位的「土地公會」、「火神會」等組織、也是宗教性的鄰近團體。

1870年代,台南有73個大大小小的土地公會,包括沒有歸屬在廟之下的,當時台南有83條街路,可推測幾乎每一條街就有一個土地公會。公會會員稱為爐下,一個公會約有30名至50名會員,每年交替被選上的總代叫「爐主」、副總代叫「頭家」,負責管理每年會費和共同擁有的不動產租金及記帳,定期打掃街路,不讓流浪漢或賭徒徘徊,若有建設高樓計畫,也需要去交涉阻止、更重要的是擔當廟會祭祀,這就是「境」的任務。

「境」的多重歸屬關係,就街道層次來說,顯得過於複雜,但因台南是府城,多法制制定的「中祠」及「群祠」的關帝廟、天后廟、先醫廟、火神廟、城隍廟等政府排行前31尊的神明;這種官方的神明排行榜,和民間廟宇間的運作、是考量都市發展的重點之一。(編輯:孫承武)1070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