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詞翻成英文 孫康宜:很難完全表達中文意境 (中央社)

2018.05.23
  • 中央研究院院士、美國耶魯大學東亞語文系教授孫康宜
A- | A+
分享
文章出處

(中央社記者余曉涵台北23日電)中央研究院院士、美國耶魯大學東亞語文系教授孫康宜指出,中國詩詞其實很難用英文等不同語言翻譯,如果照字面上翻,也很難完全翻出詩詞想要表達的意境。

知名的漢學家孫康宜是應唐獎基金會邀請來台,日前也接受中央社專訪。她表示,中國詩詞的美,其實很難全部用英文等語言翻譯,尤其中文的「連綿字」更是困難。

孫康宜舉李清照的詞「聲聲慢」為例,她說,李清照在丈夫趙明誠死後,寫下了聲聲慢這首詞,當時李清照的心境應為十分難過。

孫康宜指出,首屈一指的學者兼翻譯家宇文所安(Stephen Owen)已經是翻譯最好的漢學家,宇文所安把聲聲慢裡的「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淒淒」翻為Searching and searching,seeking and seeking,so chill,so clear,dreary,and dismal,and forlorn.

但孫康宜說,中文不是只有字面上的意義,如果一個字一個字翻就沒有辦法知道這首詞有多美。

她表示,就像聲聲慢的最後一句「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就無法用Sorrow去表達這句話的意境。

另外,孫康宜也說,像西遊記這部小說,除了有趣的故事外,其實透過孫悟空、觀世音菩薩等角色,也是在闡述佛教的理念。

談到唐獎,孫康宜指出,唐獎非常重要的一個貢獻,就是在唐獎之前,外界不一定了解漢學研究的重要性,但有了唐獎這樣的國際獎項後,讓更多年輕學者願意投入到漢學領域。

孫康宜表示,要成為一個理想的漢學家有ABCDE 5大要點,A是Articulate,就是要學會不論用說或用寫的去表達;B是Brilliant,即使不是每個人天生就很出色,但要努力讓自己表現出色。

C是Curious,要充滿好奇心,探索各類問題;D是Dedicated,必須全心致力於這塊領域,即使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夠找到工作;E是Encyclopedic,必須要成為百科全書,用很多背景知識,來支持想法。

對於台灣日前出現高中國文課綱中,大幅刪減文言文引發的爭議,孫康宜則認為,為何不能兩者兼顧。

今年已經74歲的孫康宜對於新科技也不落人後,她也會使用電腦當做輔助的教學工具,但是對於AI人工智慧的發展,孫康宜直呼「很恐怖」。孫康宜笑說,她的學生曾經拿了許多由AI所寫的詩,那些詩寫的很好,不輸給真正的人類。(編輯:梁君棣)1070523